小說族 > 我是東北出馬仙 > 第六章 羅夢鴻

第六章 羅夢鴻

        師父也開始給我講起這次事情的前因后果,原來,他老人家在我第一次碰到余媚時,就已經開始暗暗差一貫教的事情了,只不過那個時候我們還沒有行堂文書,一切都是在背地里進行的。

        我每次要求仙家們收拾一貫教,師父總說時機不到,實際上是想保護我。他老人家如果要動手,那就務必要做到一網打盡。否則的話,一貫教的人一定會對我這個地馬動手。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安陽大墓那一次。我師父本來只想救陳九公脫困,是想讓他上我堂子做一個客座護法的。

        誰知道,那一次陰差陽錯下,陳九公奪舍了秦五爺。當時跟在我身邊的是劉浪,他覺得這是個好機會,于是與陳九公密謀,讓他打入敵人內部做臥底。

        陳九公讀取了秦五爺腦中的部分記憶,知道秦五爺是四堂主里排在第一的存在。其次是劉太行,至于另外的雙胞胎兄弟,秦五爺的腦中只有樣貌,好像這倆人并沒有什么特殊的。

        而且無論是秦五爺記憶中的內容,還是陳九公幾年來打探之下,都證明一點。圣子的本身道行似乎還不如秦五爺,是類似于以靈魂狀態存在的。

        但是無論是鬼菩薩之術,還是秦五爺的活僵之術,還有一貫教種種早已失傳的禁術,全都是圣子傳授的。種種跡象指出,這圣子應該是個活了許久的怪物。

        半年前,圣子張光壁突然召集四堂主,密謀準備奪取龍氣之精的事情,說龍脈本就是他家所有。如果此次能奪來龍氣之精供他吸收,那么到時候論功行賞,傳授他們不入輪回永生不滅的修行法門。

        圣子說這話的時候,四堂主應該是都不信的。因為圣子本身都做不到這一點,他自身轉嫁業力不入輪回的方式,也是依靠鬼菩薩之術,把別人魂魄作為載體。

        每當業力達到一定地步,他就要再次轉換靈魂。所以說,鬼菩薩之術是個治標不治本的辦法,根本達不到不入輪回永生不滅。

        當時圣子呵呵一笑,念了一段不知名的咒語,然后從他胸口六角星法器中飄出一個人。秦五爺說,這人全身被黑氣包裹,看不清樣貌,也是以鬼菩薩分身出現的。

        他一句話都沒說,抓起盆中一只野花。轉瞬間鮮艷的花朵枯萎,繼而又重新綻放,往復幾次,把四堂主包括陳九公在內全都看傻眼了。

        這人施展了這一手后,轉瞬間自爆分身消失無蹤,四堂主也對那不入輪回的法門深信不疑。陳九公假裝疑惑的問圣子,剛剛那人是誰。

        圣子張光壁原話是這么回答的:“你們就不好奇我為什么叫圣子嗎?因為我上面還有一位圣父。我一身本事全都蒙圣父所傳。”

        聽到這里,我有些不解的問我師父:“師父,讓鮮花來回枯萎綻放有啥神奇的嗎?這法術我現在都差不多能用來唬人。”

        我師父聞言沒有說話,他身手一招,蓮花池中一朵蓮花飛到他手上。只見荷花光芒一閃,立馬枯萎閉合。下一瞬又閃了一下,然后重新綻放。我師父來來回回的變了好幾次,然后問我:“看出什么來了?”

        我剛從龍脈里上來,眼中的佛淚功效還沒消散,所以我確實看出了門道。

        我試探性的問我師父:“是假的?”剛才我師父手中花瓣的變換,在我眼中好像只是影子,花的本質始終都沒變化過,就如同障眼法。

        “沒錯,這叫做法術,改變表象卻改變不了本質。”師父緊接著又說道:“你再看!”

        我師父手中的蓮花再次出現了變化,與剛才相比緩慢了許多。我明顯的看到花朵中什么東西正在流逝,然后花瓣開始一點點在枯萎,過一會兒后,我師父手中有白氣流入花瓣之中,蓮花又逐漸的充盈了起來。

        沒等我師傅問,我搶先回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師傅您是在抽取與灌注生機,對不?”

        “哈哈,沒錯。這叫做仙術,感應天下萬物的靈性,你平時打坐吸收的,就是這東西。”師傅贊許的點了點頭,再次說了句:“你再看!”

        說完,我師父全身光芒大亮,身子開始出現了很多虛影。我立馬加持雙眼,想要看清怎么回事兒。

        我師父手中的荷花竟然真的在枯萎,既不是障眼法,也不是因為抽取了生機。我說不明白怎么回事兒,但是在我的觀察下,就好像那里的時間流逝被快進了無數倍一般。

        我愕然的發現,不光是荷花在起變化,我師父明明就在我眼前,但卻好像不在一個空間似的,那種感覺要多怪有多怪。就連一旁的金花教主,此時也看的眼中異彩連連。

        緊接著,畫面突然像是倒放。不論是我師父臉上的表情,還是蓮花瓣枯萎的順序,完全是把剛才的一切重新倒放了一遍。

        我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這要是在以前我一定看不懂,但是我現在相當于開著慧眼。我看見了,卻理解不了,甚至說有些接受不了。這是什么法術?竟然能夠改變時間流速?

        師父見我一臉的吃驚,笑盈盈的跟我說:“這叫做道術!”

        我此時才反應過來,滿心激動的問我師父:“師父,這道術竟然能改變時間順序,回到過去穿梭未來?那個圣父竟然達到了這個級別?”

        “非也。”師父呵呵一笑:“陳九公當初只修道行不注重心境,他看不出來實屬正常。如果你在場的話,以你現在眼神通你都能比他看得分明,無非還是仙術罷了。”

        師父像是猜到了,我會疑惑他為什么這么肯定,他繼續跟我說:“道之一字玄之又玄,如果你把道教當做道,那么道教就是道。如果你把通往彼岸的路當做道,那么所有教派都是道,這也是大道三千的由來。”

        “看得懂是一回事,用的出是另外一回事兒。我改變一朵荷花的過去未來,在陽間界又有幾人能做到?改變一個人的因果?那得是三清佛陀的境界,如果那個人有這本事,自己出手不就行了嗎?”

        原來是這樣啊,嚇我一跳,我還尋思都能穿梭過去了呢。如果那樣的話,那個圣父要是想給一貫教報仇,他大可以回到我還沒有仙家的時候,直接把我廢了。

        看來還是我想多了,就像我師父說的,這樣的人根本就不存在。

        師父見我不說話,繼續給我講述起來:

        圣子給四堂主布置下了很詳盡的計劃,當然,這個計劃很快就被陳九公傳了回來。我師父聽了,對于圣子張光壁對龍脈事情的熟悉程度也趕到震驚。

        結合圣子說這條龍脈本來就是他家的,于是我師父動用上下關系,順著這個線索一路查下去。最初到下面查生死簿的時候,發現張光壁這個人在生死簿上沒有記載,不是被抹除或者屏蔽了,是根本就沒有出生過。

        我師父當時就確定,這是一個假身份。他命令清風堂的仙家們,查當初粟末靺鞨和黑水靺鞨的生死簿。對于龍脈的事情,知曉的肯定核心人物,但是即便如此,依舊還是大海撈針。

        在下面足足用了一年的時間,也就是陽間界的一個多月。終于查出,渤海國最后一代君王的太子,死后魂魄沒有歸于地府,而是消失了。

        我師父著重的說,不是灰飛煙滅,也不是被人更改,就是消失了。

        我略微的想了想,然后試探性的問我師父:“您是說,在那個時候,他就以鬼菩薩之術,轉嫁到其他人的魂魄上,所以關于他原來魂魄的記載消失了?”

        我師父搖了搖頭,說:“鬼菩薩之術,只能以他人魂魄變成自己分身,并不能讓魂魄消失。他身死乃是在唐朝,再次出現確是在明朝,以張光壁的名字出現是在晚清,最后再次消失。從唐到明的幾百年間,沒有任何記載。”

        我完全被我師父給說糊涂了,這張光壁本身是渤海國遺孤,活了上千年,咋會就這點兒本事?

        “師父,那張光壁說自己奪龍氣是為了江山社稷,是真的假的啊,我咋覺得這么不靠譜呢?”我苦笑著問我師父。

        我師父并沒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接著他剛才的話題說了下去:“這個圣子變換過無數次身份,張光壁只不過是他其中的一個名字罷了。但是正好是因為這個線索,我查到,他在明朝時拜師羅夢鴻,后來的一貫教也是羅教的分支,于是一切就都明了了。”

        “所以說是為了什么江山社稷,那純粹是扯淡。我雖然沒在場,卻早就探聽到,這張光壁實際上早就瘋瘋癲癲,被羅夢鴻控制了還不自知。他一直心中想報仇,但是他是中沒那個實力。無論是滅了渤海國的大遼,還是占了那條龍脈的黑水靺鞨也就是后來的滿清,都消失在了歷史長河之中。他早就已經分不清,自己的敵人是誰了。”

        “他在羅夢鴻的操縱下,把跟這條龍脈有關聯的全都當做仇人。羅夢鴻才是幕后黑手,從他的身上,我看到了那人的影子。”

        “那人?師父您是說,那個破壞各朝龍脈的神秘人?!”我想了想,脫口問道。

  http://www.apfangsen.com/shu/45776/2662139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pfangsen.com。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com
缥缈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