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大宋男兒 > 第165章 奸細(上)

第165章 奸細(上)

        后來長江上游告急,宋廷詔令天下兵馬勤王。文天祥捧著詔書流涕哭泣,派陳繼周率領郡里的志士,同時聯絡溪峒蠻,派方興召集吉州的士兵,各英雄豪杰群起響應,聚集兵眾萬人。此事報到朝廷,命令他以江南西路提刑安撫使的名義率軍入衛京師。

        他的朋友制止他“現在元軍分三路南下進攻,攻破京城市郊,進迫內地,你以烏合之眾萬余人赴京入衛,這與驅趕群羊同猛虎相斗沒有什么差別。“

        文天祥則豪氣干云的答道“我也知道是這么回事。但國家撫養培育臣民百姓三百多年,一旦有危急,征集天下的兵丁,沒有一人一騎入衛京師,我為此感到深深地遺憾。所以不自量力而以身殉國,希望天下忠臣義士將會有聽說此事后而奮起的。依靠仁義取勝就可以自立,依靠人多就可以促成事業成功,如果按此而行,那么國家就有保障了。“

        文天祥性格豁達豪爽,平生衣食豐厚,聲伎滿堂。到這時痛心地自己貶損責罰自己,把家里的資產全部作為軍費。每當與賓客、僚屬談到國家時事,就痛哭流涕,撫案說道“以別人的快樂為快樂的人,也憂慮別人憂慮的事情,以別人的衣食為衣食來源的人,應為別人的事而至死不辭。”

        但是由于鄂州大戰拖延的時間較長,所以宋朝朝廷還有時間對其進行安排,將他又派到了健康和張世杰一起對抗元軍,而從這一刻起他本來已經早就被確定下來的命運也出現了一個更改的岔路,只不過他自己并不知道而已。

        但是他在去健康的路上給皇帝上疏“朝廷之內,具有姑息、求和意向的大臣很多,具有奮發之志、果斷處事的人卻很少。我請求處斬呂師孟作為戰事祭祀,用以鼓舞將士們的士氣。我們大宋吸取了五代分裂割據的教訓,削除藩鎮,建立郡縣城邑,雖然一時完全革除了尾大不掉的弊端,但是國家因此漸趨削弱。所以北方少數民族的軍隊到一州就攻破一州,到一縣就攻破一縣,中原淪陷,悔恨、痛心哪里還來得及。現在應當劃分天下為四鎮,設置都督來作為它的統帥。把廣南西路合并于荊湖南路,在長沙建立治所,把廣南東路合并于江南西路,在隆興建立治所,把福建路合并于江南東路,在番陽建立治所,把淮南西路合并于淮南東路,在揚州建立治所。責令長沙兼領鄂州等處,隆興兼領蘄州、黃州,番陽兼領江東,揚州兼領兩淮,使他們所轄的地區范圍更廣、力量更強,足以抵抗元軍。然后各地約定日期,一齊奮起,只前進,不后退,夜以繼日,圖謀復地,敵兵兵力眾多,但力量分散,疲于奔命,而我大宋民眾中的英雄豪杰,于其中等待機會攻敵,這樣的話,敵兵就容易被打退了。“

        但當時的大宋朝廷已經人心惶惶,誰會在乎這樣的奏折,所以壓根就沒有將其放在心上,這也造成了文天祥這個宏論根本就沒有得到形成的實踐機會,但如果沒有張順的參與,光靠文天祥這樣的人也一樣改變不了戰局,畢竟當時的蒙古人世間無敵。

        真正的歷史上文天祥接下來開始了自己的抗元生涯,首先就是作為宋朝和元朝義和的大使進入了元軍大營,但是結果卻是被伯顏扣留,后來趁著蒙古人看守不嚴趁機逃走,然后歷盡千辛萬苦來到了當時還沒有陷落的揚州,但是卻沒有得到李庭芝的信任,差一點被他殺了,最后又是僥幸逃跑,這一次他去了江西。

        在江西他繼續組織義軍和元人對抗,可是此時大宋已經無力回天,所以他屢次失敗,也是因為他手下義士對他的人格拜服才屢次用自己的性命換了他的性命,之后他又召集殘兵奔赴循州,駐扎于南嶺。

        再之后益王死了,衛王繼承王位,文天祥上表自責請求入朝,但沒有獲準。八月加封文天祥少保、信國公。可此時軍中瘟疫又流行,士兵死了幾百人,就連文天祥唯一的兒子和他的母親也都死了。

        一直到十一月文天祥在五坡嶺駐扎,一天吃飯時張弘范的軍隊突然出現,眾士兵隨從措手不及都埋頭躲在荒草中,文天祥匆忙逃走,但是被元軍千戶王惟義抓住,當時他吞食龍腦,卻也沒有死,至此便被人擒住了。

        可是文天祥人生光輝的時刻也隨之到來,首先是在張弘范讓他給張世杰寫勸降書時寫下了千年不朽名篇過零丁洋,然后就是在被押解進大都的時候寫下了磅礴大氣萬古流芳的正氣歌,最后更是接二連三拒絕了元人的招降,坦然赴死。

        宋史上對其的評價經綸彌天壤,忠義貫日月,而后人更是仰慕他的人格,將他與岳飛并列,可以代表整個中華民族之精神與人格,并為整個民族萬古不磨的榮光,這種精神也一直都伴隨著這個多災多難的民族一路向前永不放棄,千年之后依舊光彩照人。

        可是說到這里問題也就來了,他已經走出了和過去不一樣的道路,又會不會寫出過零丁洋和正氣歌那種東西呢?這也是一個讓人無法回答的問題了。

        當天中午文天祥就帶著一支隊伍直奔臨安而去,一切都已經走向了一個未知的方向。

        而這個時候元軍大營中,楊璉真迦和破玄子第一次在這里見面了。

        楊璉真迦一直都是滿面春風的樣子,但是話語卻是異常直截了當“貧僧想問一下道長,您到底是誰拍來我方臥底的?是大宋朝廷,還是張順呢?”

        “哈哈哈,不知道大師這么說可有證據?”破玄子也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好像談論的不是他自己。

        楊璉真迦依舊在微笑著“貧僧查過道長,但是很奇怪的是在哪里都沒有查到您的身份,您又是出自大宋,難道不是大宋的奸細么?”

  http://www.apfangsen.com/shu/45254/2663277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pfangsen.com。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com
缥缈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