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快穿:直播進行時 > 第六百零六章想粗暴的周芷若(十五)

第六百零六章想粗暴的周芷若(十五)

        (十五)

        周芷若的天賦資質絕對在紀曉芙之上,如此一來,她倒是承了武當的情。

        “好了,好了……”

        滅絕師太的聲音中帶上了笑意,既然會是自己的徒兒,那多幾分善意又怎樣呢。

        嗯,果然是越看越投緣。

        雖說劍法硬生生砍出了刀法的氣勢,可這不正好符合她的脾性嗎?

        “過來,讓為師看看。”

        連拜師茶都省了。

        倚天劍啊,也沒有想象中那么神奇,不過武穆遺書和九陰真經倒是可以拿出來。

        “師父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笙歌結結實實的對著滅絕師太磕了個頭,她就喜歡滅絕師太這樣簡單粗暴干脆利索的人。

        哼,真有眼光。

        不像張三豐,總是趕著她走。

        豈是一個瞎字了得。

        “芷若,據說曉芙的事情是你最先發現的,那你對這件事情作何看法?”

        張三豐多次強調,芷若智多近妖,不能以常理奪之。

        “師父,我可以說真話嗎?”

        笙歌摸摸自己的腦袋,倒不是賣萌,而是在思考滅絕師太聽了她的建議之后,會不會像劇情中拍死紀曉芙一樣拍死她。

        額……

        她這個腦袋還真是多災多難啊。

        不過,禍害遺千年,像她這樣禍害中的極品怕是能夠遺留萬年。

        “自是可以的。”

        有些人天生會合眼緣,強橫了一輩子的滅絕師太自是不可能會喜歡矯揉做作的人。

        峨眉,總歸是太過柔媚了。

        希望芷若的到來,能夠為偌大的峨眉注入新鮮的血液。

        “紀師姐的確是犯下了背棄師門之罪,但徒兒希望師父能夠放她一馬。”

        “師父如今以門規處罰,只能堅定紀師姐不悔的心思,反倒為這份感情增添了些許凄美和不渝。”

        “處罰不會令紀師姐知錯的,師父不如成全了世界心心念念的這段感情。”

        “海誓山盟也好,花前月下也罷,柴米油鹽之后依然能夠保持本心才知道悔不悔……”

        不悔……

        這個名字還真是在打所有人的臉。

        “屆時,紀師姐定會真心悔改的。”

        笙歌仰著小臉,聲音乖巧溫順,似是不諳世事的孩子在童言無忌。

        滅絕師太眼神幽暗,不知在想著什么。

        不得不說,此方法并非不可行。

        只是這些話出自一個女童,就著實讓她驚悚。

        周芷若,小小年紀未免看的太透徹了吧。

        這世間有多少癡男怨女被感情所左右,沉浸其中,遍體鱗傷卻依舊不可自拔。

        只可惜,再多的山盟海誓都抵不過雞毛蒜皮的瑣事一點點侵蝕。

        終成怨偶,不在少數。

        周芷若小小年紀,能有此想法,她不知該作何感想。

        可有一點可以肯定……

        周芷若未來成就不可限量,也許峨眉領袖群倫指日可待。

        畢竟,不為感情所困的女子,最是強大。

        無論是她,還是曾經的創派祖師風陵師太郭襄祖師都難逃一個情字。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失了一個紀曉芙,得了一個周芷若,上天終究對她峨眉不薄。

        罷了,哪怕不為了紀曉芙,單單是為了芷若的這份心性,成全紀曉芙又何妨。

        只希望,紀曉芙真的能夠一生無悔。

        “可以考慮。”

        “不過,具體怎么解決還要看紀曉芙自己的決定。”

        萬一……

        萬一……

        萬一紀曉芙在師門親情和楊逍之間,選擇了她呢。

        她養育紀曉芙十數年的感情,做不得假。

        聞言,笙歌低頭淺笑,滅絕師太這一份期冀遲早只能是泡影。

        陷入感情的女子,向來盲目的固執的不得了,真當她這么多個世界穿梭看遍了人生百態是吃素的嗎?

        君不見歷經一世,都無法對陸游釋懷的唐婉?

        君不見寧愿觸怒盛顏,不顧清譽都要與辯機廝守的高陽公主?

        在這類人面前,真愛至上。

        ……

        ……

        心有所系之事,滅絕師太并沒有在武當山多留,便帶著笙歌一行人趕往了紀曉芙落腳的小鎮。

        嗯,同行的還有殷梨亭。

        歸根到底,殷梨亭還是放心不下紀曉芙,生怕滅絕師太脾氣上來一劍戳死她。

        滅絕師太說一不二的暴脾氣,整個江湖都有所耳聞。

        家丑,滅絕師太本不愿攜殷梨亭前往,可誰讓笙歌就是想讓殷梨亭徹底死心呢。

        有些心心念念非君不嫁寧死不屈的話還是親耳聽到有說服力,能夠有力的打碎所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嗯,本小仙女是個好人,是真真切切希望紀曉芙和楊逍能夠廝守終生的。

        ……

        ……

        “師父?”

        紀曉芙手上挎著菜籃子,臉上洋溢著平和溫暖笑容,身后還跟著一個咬著糖人兒的小女孩兒。

        只是這個笑容在看到滅絕師太一行人之后,迅速化為驚恐。

        她逃不了了嗎?

        這幾年她隱姓埋名,帶著不悔久居偏僻之所,為何還是逃不掉呢。

        紀曉芙下意識的側身想把不悔擋在身后,卻看到了人群最后面的殷梨亭。

        無地自容……

        她從來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無地自容,就好似所有的臉面都被人狠狠的踩在了腳底下,狠狠磋磨。

        她先是明知自己和殷梨亭有婚約在身,依舊委身于楊逍。

        之后,明知武當峨眉都在找她,卻帶著不悔不露面,任憑殷梨亭苦苦尋找。

        她愧對養她教她的師門,她愧對自幼護她的殷梨亭,也愧對癡心一片的楊逍。

        這一生,好像沒有一處是完滿的。

        以師父的性情,應該不會放過她吧,可就算是拼了這條命也得讓不悔逃出去,去尋楊逍。

        告訴楊逍,遇他,不悔。

        進退維谷,著實糾結。

        “曉芙,你還有何話要說?”

        滅絕師太看著身穿農婦服飾,自覺挽起發髻的紀曉芙,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以婦人自居,看來紀曉芙已經默認了自己為楊逍妻。

        “師父,徒兒知錯……”

        紀曉芙倒也干脆,直接跪在地上訴說著自己與楊逍相遇以來的情非得已。

        不是自愿委身……

        不是自愿懷孕……

        默默注視著這一切的笙歌,莫名覺得有些綠茶。

        所有的一切都不是自愿,然后被強迫著強迫著就喜歡上了楊逍?

        著是什么神仙操作?

        :。:

  http://www.apfangsen.com/shu/37481/2662029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pfangsen.com。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com
缥缈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