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葉哥的傳奇人生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出大事了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出大事了

        蓋亞佇立在天空之上,面色深沉,垂著目光,仿佛雕塑一般,在他的眼睛里,黑白紅三色正在頻繁交替。

        周圍的霧氣快速散去,自然規則也飛快地變回原本的模樣。

        “戰斗結束了?“軒轅宏瞇著雙眼,遙遙望著,臉色微有變幻,戰場已經徹底恢復常態,只有蓋亞臨空而立,不管是葉寧還是秋若雨,都是再感受不到一絲氣息。

        黑爺已來到了他的邊上,眼芒跳動不已,饒是以他的見識,也是難以判斷最終的戰局,不過,他總覺得此刻的蓋亞有些不對勁,而葉寧二人沒那么容易隕落。

        華夏之巔幾人面面相覷,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卻又不敢靠近去查探。

        不光是華夏之巔這邊,就是世界之巔的幾人,此刻從各個方位現出身來,也是眉頭緊蹙,顯然,他們也不是不敢確定這場大戰的勝負,但就從表象來看,應該是蓋亞獲勝了,葉寧的氣息徹底消散了去。

        他們都是當世站在金字塔尖的人物,輪單對單,并不是蓋亞的對手,可就算是蓋亞,想在他們面前完全掩飾氣息,或者說在他們眼皮底下無聲無息地離去,怕是也難以做到。

        是以,葉寧已然隕落的幾率,要比還活著的幾率高許多。

        陡然間,蓋亞抬頭向周圍環視了一圈,那雙眸子呈現一黑一白,頗為詭異,最后,他選擇了一個方向,身形化作血光閃掠而去,片刻間,消失在了遠端天際。

        ......

        夜。

        一座孤島之上,火堆上的烤魚“呲呲”作響。

        秋若雨躺在葉寧的懷里,一對亮晶晶的眸子,定定地望著葉寧那張刀削般的臉龐,眸子里滿是柔情。

        三年了。

        這三年,秋若雨一直待在中海市,工作和修煉是她生活的全部,唯如此,才能讓她麻痹對這個男人的思念。

        天下間最為痛苦的事,不是有情人難成眷屬,而是成了眷屬,卻聚少離多,甚至相聚的時光十分有限,思念是一種煎熬,讓人痛不能言!

        況且,這份思念之中,還要加上重重的憂慮,可想而知,是何種折磨?

        忽然間,秋若雨掙扎著坐起來,對著葉寧額肩膀狠狠地咬了一口,正在專心烤魚的葉寧嘴角一陣哆嗦,不由倒吸一口冷氣。

        “你是天下間第一號負心漢,一消失就是三年,渺無音訊,就算出現了也不第一時間來找我,今天要是你有個意外,豈不是我們連個最后告別的機會都不會有。”

        側臉看到秋若雨滿含晶瑩的眼睛,以及眼中那抹深深幽怨,葉寧內心好生自責,滿臉歉疚。

        “你說話啊。”

        “我...”

        “我什么我,你就是想一個人將所有事扛起來,但你知不知道,我寧愿和你共闖刀山火山,哪怕結局是同赴黃泉,也不愿如一個觀眾般,看你在生死間掙扎,那種煎熬生不如死。”

        秋若雨拔高音調,淚水籟籟落下,這三年來,她不曾掉過一滴眼淚,即便是抱定必死的決心沖入葉寧與蓋亞的戰圈,秋若雨依舊是保持著難以想象的冷靜,強行壓下內心所有情緒,毅然決絕,而此刻卻是如同受到莫大欺負的小媳婦,哭成了淚人,還不停用粉拳敲打葉寧的胸膛。

        “只要能護你度過生命中第三劫,我向你保證,日后無論再遇到何等風險,我們都一同面對。”葉寧深深吸了一口氣,抬頭望天,輕聲而堅定地道。

        從知道秋若雨命有三劫之后,這些年,他也是多方求證準確性,而無論是暗黑之主,還是黑爺,都是給予比較肯定的答復,圣體的誕生猶如靈獸一般,本就是逆天之事,既然逆天,命中劫數也就再所難免。

        秋若雨卻也是搖頭:“你還不知道吧,皇普家老祖宗找我密談了一次,我今年不是三十三,而是三十五,當初皇普家將我送入俗世的時候,特意修改了我的生辰年月,所以,眼下便是我的第三劫,我要和你一同面對。”

        葉寧心頭一驚,秋若雨又道:“黑爺說過,最后的戰場若是那片山區之中會最為有利,那里的陣法是當年黑爺與你的祖師爺聯手布下的。”

        葉寧自然明白最后的一戰是什么意思?那個可怕的靈魂奪舍蓋亞的身體,十有八九會成功,再有一段適應期,之后會有一個比如今的蓋亞更可怕的蓋亞問世,到時,自己將會面對真正的最后決戰。

        他沉默地消化了好長時間,化開輕松的笑容嗎,取過已經金黃酥脆的烤魚,遞到秋若雨的嘴邊:“不著急,這一戰會來,但也沒有那么快,我們久別重逢,先過幾天兩人世界,等回到華夏再說。”

        秋若雨白了他一眼,唇齒張啟,正欲咬上一口,不想,葉寧迅速縮手,自己啃了起來。

        登時,秋若雨惱羞成怒,伸手奪過,剛吃上一口,又被葉寧冷不丁地奪了過去。

        一條烤魚被兩人奪來奪去,不時傳來葉寧戲謔的壞笑聲,以及秋若雨的嬌嗔的哼聲,讓得午夜的孤島,不再孤寂。

        接下來四天,葉寧二人白天坐在小木板上在太平洋里飄浮,晚上找個島嶼入宿,還真是過了一段與世隔絕的兩人生活。

        到了第五天中午的時候,兩人遇到了一艘開往華夏的貨輪,當了一回偷渡客,又過了一天,終于在一個私人碼頭成功登岸,回到了華夏。

        兩日后,西市那片山區,葉寧二人的到來,立刻被黑爺注意到了,這一次,黑爺沒再讓小黑代勞,以最快速度出現兩人面前。

        “我就知道,你小子沒那么容易死。”黑爺將葉寧上下打量一番,上前捶了后者的胸口一下,饒是以他的心性,都是罕見的將情緒表露在了臉上。

        “黑爺。”葉寧撓了撓頭,干笑一聲。

        “你們兩啊,都什么時候了,還有心玩消失這一套。”隨即,黑爺掃了眼兩人,搖頭道:“這些天出大事了,三天內,血族近五百族人隕落,體內鮮血被吸得一干二凈,另有過千血族族人被作為血食,禁錮在了血族總部的神殿內,逃脫血族族人不到三百。”

        葉寧聞言,雙眼瞇成了一條細縫,深深地道:“看來他已經成功奪舍蓋亞的身體,沒想到他會那么瘋狂。”

  http://www.apfangsen.com/shu/33203/2661592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pfangsen.com。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com
缥缈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