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還是地球人狠 > 第七百一十章 在血海兩邊打架

第七百一十章 在血海兩邊打架

        兩儀微塵陣,全名是生死晦明幻滅兩儀微塵陣,乃是峨眉派的鎮山陣法。

        此陣有生死晦明幻滅六門,接引先天陰陽二,演化五行之力,在此陣中哪怕踏錯一步也會瞬間化作青煙,甚至連魂魄也會跟著灰飛煙滅。

        其中虛實變化莫測,即使是修仙界的宿老也不敢說能夠全身而退,只有靜心推演五行玄功才能由死門入、生門出……個鬼啊!

        分明就是現實寶石演化小世界的能力,跟五行玄功有個屁的關系啊喂。

        “嚶嚶嚶!”

        腐蝕之龍纏在黑白的胳膊上各種搖尾巴,‘快夸我!快夸我!’

        黑白耷拉著眼皮瞄了一眼腐蝕之龍,也不知道龍肉好不好吃?

        腐蝕之龍打了個寒顫,難道是剛剛跟血魔對戰的時候受傷了?怎么好像感冒了似的?嗯,龍生艱難,還是先休息一下吧,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啊!

        腐蝕之龍敗退縮回黑白體內,而黑白卻是一半會兒都沒什么動靜,遠遠望去跟個望夫石一樣。

        無限寶石是好東西啊,如果有緣的話玩家能夠從其中領悟出強大的法則之力,就像時間寶石對于黑白的意義一樣,而且每一顆無限寶石都有著強大的可塑性,只要你方法得當可以煉制出強大的寶物,就像反生命方程式那樣。

        據福克斯說在上一次爭圣之戰時無限寶石還具有特殊的意義,但是這一次沒有了,因此除了可塑性之外,無限寶石對于法則之力已經固定且不想再兼修的爭圣者來說就不算什么了。

        爭圣者雖然厲害但也不是全知全能的,所以大多數爭圣者對于無限寶石都不上心,否則神奇女俠也不用黑白來提醒怎么煉制五色神光了。

        但是現在問題來了,他前腳剛剛提醒神奇女俠需要心靈寶石和現實寶石,后腳現實寶石就自己蹦了出來,這垃圾系統怕不是在針對我?

        當然,問題不僅僅就這么一個,原本蝙蝠俠的計劃是讓滅霸得到無限寶石然后好暗算他,也正是因為如此黑白才將心靈寶石交給了神奇女俠,再提升五色神光的威力算是讓她有了跟滅霸硬鋼一下的資本,只是現在麻煩來了,算上時間寶石和反生命方程式,他現在手上已經有三顆寶石了,那么滅霸要是來了地球,是會先找神奇女俠還是先找自己呢?

        黑白有點慌,腦海中晃過那個下巴上各種褶皺的紫色大腦袋,突然間再次升起出球旅行的念頭,嗯,人家不是說了嘛,人生就該有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所有人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們現在就走嗎?”就在黑白胡思亂想的時候,天狐寶相夫人適時的開口打斷了他的念想。

        黑白翻手收起現實寶石沒有讓她看到,抬頭道:“不急,人類聯軍戰場現在已經沒有什么支援價值了,能逃掉多少全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其余的,就看血海通道那邊了。”

        ……

        黑白的拖延其實是有意義的,雖然黑白與血魔交手也就那么一小會兒,可這一小會兒卻也足夠余浩和拜月等人利用水源之力封禁血海通道了。

        當然,這不過是理想狀態而已,之前在大衍神算之中黑白根本沒有看到最后,因為拜月等人也并沒有撐到最后。

        原本以為沒有了血魔回防,又有海族堵截惡魔軍團,余浩等人是可以將血海堵住的,但血魔之前的胸有成竹可并非無的放矢。在血海通道中確實還有著血魔留下的一個阻礙,一個甚至余浩和拜月等人看都看不懂的阻礙!

        “這特么到底是個啥!”大橙子氣的東北話都飚出來了。

        一眾小伙伴和拜月苦笑著望向血池中央的那把……劍?總之就是那么個形狀的東西吧,不太長僅與常人小臂類似,黑不溜秋表面還有各種粗糙的疙疙瘩瘩,就像是一柄還沒有最后打磨錘煉成功的短劍。甚至之所以說是短劍,還是因為其能夠明顯的看出劍柄和劍刃部分的區別。

        “我們怎么辦,就差最后一步了!”余鋒有些無奈,剛剛他讓吸血姬上去想要將那柄短劍取出來,然而剛剛靠近就被一股子強大而未知的法則之力給逼了回來,甚至于吸血姬都差點嚇哭了。

        余浩皺眉,一時間也是不知道該怎么做,本來一切都很順利,拜月借著水魔獸的力量調集天下水源已經將整個噴射的血柱都頂回了幽冥血海,只要他們控制周圍的山石將通道一堵再封上一層法力就算是基本完活了,后續只需要每年找些人來不停加固或者干脆往這地方般座山過來壓住也行。總之這不過是個缺口并沒有什么難堵的。

        但他們想的太簡單了,別說是什么山山水水了,就是他們合力出的攻擊一旦碰到通道的邊緣就會被莫名未知的力量給粉碎成齏粉,而在一次次的嘗試之后,那血海出口中央隱藏的短劍也終于呈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如果不將其拿出來的話怕是沒有辦法堵住通道啊,那么問題來了,誰上?”煎餅叔撓了撓臉頰,他本來想讓貞子去試試的,但繼承了天使之力的貞子在這血海的影響下本就實力大損,就連靠近都做不到。

        余浩愁眉不展,“在所有人中吸血姬算是受血海影響最小的了,可即使她都無法靠近,那么是不是說,這個東西其實與血海的關系并不大呢?或者說,它射出來的東西與血海是兩種不同性質的能量?”

        “有道理,但屁用沒有!”大橙子翻了個白眼,卻是探頭向血海通道內部望去,“這把短劍似乎只是在維持通道開啟,只要不去觸碰或者損害通道,它似乎就不會作。這種情況就像是事先設定好的程序一般,說明這短劍并沒有什么智能。既然我們在這邊沒有辦法將其解決,那從另一邊有可能嗎?”

        煎餅叔皺眉道:“你想要進入血海,從另一邊試試?可根據黑白的通知,另一邊現在應該是海族在抵擋惡魔軍團,誰也說不準現在戰況進行到什么程度了,你貿然進去有些危險啊。”

        大橙子聞言也是無奈,他們不是修羅族,站在血海邊緣都會被壓制實力,如果是直接穿過通道很難說會生什么,“要是能夠溝通一下海族那邊的人就好了,讓他們直接試試!”

        煎餅叔聞言頓了一下,“這次海族領兵的好像是桑優雅吧,只可惜,我沒有聯系她的方式,否則倒是能夠讓她在另一邊試試。”

        ……

        血海通道的另一邊,這里是看不見盡頭的幽冥血海,這里沒有平靜的說法,血色的浪花常年翻騰不休,每翻騰一次一股血氣似乎都能沖天而起,因此也沒有任何一個鳥類敢在血海上面飛渡。

        然而,幽冥血海并不是一片沒有生機的絕地,血水中充斥著不少的蟲類與兇惡生物,這些生靈以嗜血殺戮為本能,任何靠近血海或進入血海的生物都是它們的獵物。但今天是個例外,因為這一次進入血海的生靈數量太多了。

        神奇女俠是很重視這次大戰的,不光是因為黑白付出的心靈寶石,也在于她明白,若血魔成功她也就不用再混了。這一次血魔的計劃其實跟當初宙斯的計劃很像,都是類似于釜底抽薪的毒計。

        也正因如此,海族大軍被神奇女俠抽調了至少三分之一,一只只本身素質不弱的海族戰士駕駛著各種潛艇船只死死頂住了惡魔軍團的進攻。

        其實海族戰士若是從潛艇船只中出來的話倒是更能揮戰力,只可惜血水對他們的削弱太厲害,不說那些虎視眈眈的兇惡原生生物,但是血水中的各種病菌與寄生蟲就能要了他們的命,好在這個時候科技的力量體現出了價值,海族武器戰艦不少,又多是為了海中作戰而建造,在血海中倒是并沒有太大影響。

        有些好笑的是,受到影響最多的反而是惡魔軍團!

        在地獄之中,惡魔也是分品種分地盤的,就拿墨菲斯托為例,惡魔軍團若是在他自己的地盤內打架,那么軍團戰斗力至少能夠提升三四成之多。可若是出了地獄或者在別人的地盤戰斗,那軍團戰斗力其實就跟普通的npc一樣,并不會出現什么加成。

        幽冥血海在地獄中算是很有名的地方,這里曾經是某位大佬的地盤,那大佬非常強,以至于死后無數的歲月這里依舊保持著當初的領域力量。也正是因為如此,所有惡魔都離這遠遠的,因為他們以及他們麾下的軍隊若是進入了幽冥血海就會像玩家們一樣都被限制實力,在這點上幽冥血海倒是一視同仁。

        然后問題來了,惡魔軍團只是惡魔的附庸,或者說奴隸!而奴隸是不需要有自己想法的,只要服從就好,更不要說什么科研工作者了,自然沒有惡魔能夠制造出能夠在血海中航行的戰艦等武器。

        這就造成了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情況,明明是地獄,在幽冥血海中的海族竟然比惡魔軍團實力要揮的更優秀!

        桑優雅看著眼前泛濫的海水與已經持續了半個多小時的爆炸,她心中有些好笑,她是真的沒有想到這一次任務會如此容易,怎么說呢?有點美國海軍進攻索馬里海盜的感覺,雖然海盜們的人數很多,可海軍開著軍艦過來耀武揚威,而海盜們卻是特么連個木帆船都沒有,一個個都在游泳!

        “這就是惡魔軍團?意外的弱啊!”

        桑優雅頓了一下,轉頭看著修奈澤爾,回道:“只不過是因為幽冥血海的影響一視同仁罷了,如果換個環境,那戰斗會變得慘烈很多。”

        修奈澤爾聳了聳肩,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黃金圣衣,在這片血色的環境中那金燦燦的光芒顯得很扎眼。

        “神奇女俠跟我說這次讓天秤座也回來幫忙的時候我還在詫異,還以為天秤座仍舊在臥底,卻是沒有想到會是你!”桑優雅淡淡說道。

        修奈澤爾撓了撓腦袋,接著有些苦澀的道:“該說我是最不成功的臥底吧,呵呵!”

        桑優雅看他有些沮喪的樣子,笑道:“確實挺讓人失望的,目前還沒有歸位的黃金圣斗士中也就天秤、射手、天蝎、白羊了,其它人在歸來的時候都有貢獻,與他們相比,你確實要差了不少。”

        修奈澤爾無奈,“你以為我愿意啊,本來我跟在安東尼奧的身邊混在禁區與阿努比斯麾下的,誰知道安東尼奧先是脫離了禁區又離開了阿努比斯麾下,我這個臥底最后竟是連暴露的步驟都省了。”

        桑優雅點點頭,“這么說的話,當初在遠古時間線時,殺死奎托斯家小的其實是你。”

        修奈澤爾也沒有否認,都這個時候了,否認也沒有意義了,“是我,禁區潛伏失敗,阿努比斯也沒有算計到,本來神奇女俠都要收回我的黃金圣衣了,誰知道最后無意跟著天啟打開了遠古時間線,算是在算計宙斯的事上出點力吧,這才保住了這件天秤座的圣衣。”

        “那按照道理應該早就回來了,怎么?神奇女俠還有任務給你?”桑優雅有些好奇。

        修奈澤爾頓了頓,嘆道:“上一次宙斯的陰謀我也不幸中招了,只不過……”

        桑優雅張著嘴一時無語,老實說,這話里信息量有點大,當初修奈澤爾好像是跟安東尼奧在一起的吧,咳咳,好吧,在某些很開放的國家里,男男真愛的時其實挺常見的,人家都能不避諱的說出來,她自然也不會表現的太驚訝。只是又問:“你該不會是被安東尼奧趕回來的吧。他接受不了你?”

        修奈澤爾點點頭又搖搖頭,“他倒是沒有表現的太過拒絕,只是……在我們實力降低的那段時間里也被奧林匹斯山的那些npc給攻擊了,我為了救他無奈暴露了黃金圣衣,所以……我這段時間都在極力挽回,可惜他一直躲著不見我,甚至……直接刪號重練了!”

        “那可真是讓人無奈啊!”桑優雅嘴上可惜,心里卻毫無波動甚至還特么有點想笑。

        天知道將一個原本的鋼鐵直男掰彎需要多么艱難的心理建設,結果好不容易當其接受現實的時候卻現,那個讓自己情愿陷進去的人,竟然是個臥底,且一直在騙他!安東尼奧這算是心理素質好的了,若是換個人,估計自殺的心都有。

        修奈澤爾沒有看出桑優雅心里的鄙視,只是自己還沉浸在思考中,想著怎么找到安東尼奧再挽回這段感情。

        而桑優雅卻愣了一下說道:“我接道女神通知,讓我們進入血海通道,從這邊去接近一把什么劍,將其帶走。”

        修奈澤爾點點頭轉身當先跳下了血海,血海通道位于幽冥血海近乎中心的位置,就像是大海中一個不停旋轉的渦流一樣。

        “就是這里了,將圣衣穿上吧!”桑優雅低頭瞧了瞧說道。

        兩人同時將水瓶座與天秤座圣衣穿上,黃金圣衣果然名不虛傳,進入通道之后能夠很明顯的抵御住血水侵蝕。

        也許是因為被天下水源的力量壓制了回來,此時在通道周圍不見什么修羅族的戰士也沒有什么血海內的兇惡生物,除了感覺到水壓一步步增加之外,倒似乎是非常安全了。

        桑優雅身為新海王之母,這控水的能力自然不弱,哪怕是血海之水也能夠自如的操控,兩人在水中度快,沒多久就現了神奇女俠說過的那柄短劍。

        “我去!你確定女神不是對我不滿意,想要趁機收回黃金圣衣?這特么光看著都覺得雙眼刺痛好吧!”修奈澤爾怪叫了一聲,那種莫名未知的力量在他靠近的時候竟然讓其覺得皮膚刺痛,要知道他可是穿著黃金圣衣的。

        桑優雅嘴角抽了抽,果斷的消息回復神奇女俠,惹不起惹不起!

        就在兩人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一個巨大的陰影卻是直接進入了水中堵住了他們的后路。

        “噫!好丑,是外星玩家?”看清了那個陰影之后,修奈澤爾幾乎脫口而出。

        但是這話卻是深深的刺痛了那個玩家的內心,轟的一聲在血水中炸出一條白線,整個巨大身軀就迎面撞上了修奈澤爾。

        “小心!”

        桑優雅驚叫,控水之術直接拉著修奈澤爾往旁邊拽,但突然間不知為何,控水能力卻遭到了限制,使得修奈澤爾只躲開了一點點,整整半邊身子都被那巨大身軀撞了個結結實實。

        轟!

        狂暴的水流炸開將桑優雅直接推離了血海通道,而修乃澤爾更是不知道被撞飛去了哪里。

        桑優雅一個縱躍沖出海面,回過頭去現那個巨大的身影竟也跟著沖了出來,這才算是真正看清了對方的長相,怪不得修奈澤爾說他丑呢,這一副毀滅日的既視感,估計沒有任何一個審美觀正常的種族會說她好看。

        不錯,來者就是已經成為了蹂躪者惡魔先鋒的賽琳娜。原本是破曉詭燈的賽琳娜在失去了貪婪橙燈之后只能選擇融合毀滅日病毒成為蹂躪者,否則墨菲斯托不會輕易放過她的,而她也確實不甘心就這么掛一次。

        必須說賽琳娜是個很會把握機遇的人,從最初成為海神的代言人,到之后的與巴巴托斯合作,甚至于從危機之中找生機成為蹂躪者,整個過程她都在不停的前進。可以說她比百分之九十九的玩家都要努力,只是缺少的似乎是一些運氣。

        這一次被墨菲斯托命令配合血魔進攻人間,她事先也沒有想到竟然會與海族生沖突。嘿嘿,說起來這些海族過去還是她的手下呢。也正是因為如此,她對于海族的戰術算是了如指掌,因此幾乎糾纏了一會兒就從海族部隊的旁邊繞了出來。

        原本賽琳娜想要偷襲強殺這一次的海族指揮官的,誰知道卻現這兩個家伙竟然一起脫離了隊伍往血海通道這來了。于是她一路跟隨也同時現了那處于血海通道出口的短劍。

        桑優雅和修奈澤爾沒有辦法將短劍拿到,賽琳娜自然也沒有那個本事,就在賽琳娜打算繼續執行任務的時候,修奈澤爾卻是回身一句嘲諷狠狠的扎了她的心。

        雖然追求力量是賽琳娜的執念,可女孩子哪有不愛美的?再看著修奈澤爾那仿佛會唱跳rap籃球的長相,她差點就被氣炸了,然后沒說的,今天說什么都要弄死這貨!

        桑優雅可不知道賽琳娜的心路歷程,一看那明顯就是毀滅日的樣子心里已經提起了萬分警惕。

        毀滅日是什么?那是氪星人在生物科技方向上的最高造物,是連氪星人自己都解決不了的大麻煩,甚至在各個版本的人系列中,毀滅日都不知道干死人多少回了。

        面對這么一個敵人,桑優雅感覺壓力很大啊,尤其是對方似乎還會一定程度的控水之術,這特么怎么打?

        轟叮叮叮!

        面對同樣會控水之術的敵人,又身在血海地形,想要靠著自己的能力打敗敵人無疑很扯,所能仰仗的也只有黃金圣衣賜予的力量了。

        桑優雅雙手抱拳,狠狠下砸,一道寒冷至極的霜凍之光籠罩而下,使得血海之水剎那間大片凍結也將賽琳娜冰封在了其中。

        只是賽琳娜力量太強,狂暴的沖擊力稍稍受到阻礙就直接將冰層撞碎,叮叮當當的冰塊撞擊聲響徹海面。

        不過凜冽的寒氣還是有影響到她的,微微遲滯的動作還是讓桑優雅躲開了這一撞。

        于此同時,修奈澤爾也終于緩過勁來,手持一根三叉戟直接自海面射出捅向賽琳娜。

        已經變成蹂躪者的賽琳娜面對硬碰硬的攻擊從來都不畏懼,迎著三叉戟就一拳砸過去。轟!氣浪翻滾讓兩者同時被震飛,賽琳娜有些詫異的看著同樣停下的修奈澤爾,剛剛那一刺為什么也會帶上水魔法的力量?

        賽琳娜畢竟當初是海神的代言人,對于水系法則的氣息再清晰不過了。只是她不知道,修奈澤爾除了是天秤星座的圣斗士也是個變種人,只不過他的能力是技能復制。

        這個能力初時很弱,也不過是能夠復制一些c級以下的技能,且只能復制主動技能。后來安東尼奧因為投靠了天啟也讓修奈澤爾沾了光,提升了一次變種能力,而現在修奈澤爾已經能夠復制任何看到的a級主動技能了!

        所以當修奈澤爾見到桑優雅的一瞬間其實就已經學會了桑優雅的全部水系技能,也才有了剛剛那一招攜帶著水系魔法能力的沖擊。

        當然,系統不會給玩家這么bug的能力,這種變種能力也有缺陷,比如上限就是只能復制a級能力,除非天啟復活再給他升級一次。如果想升級就只能自己練。

        再就是復制了的能力一旦掛一次將全部丟失,且下一次無法再被復制,也就是說如果修奈澤爾今天死了,那么以后他基本就與水系魔法能力無緣了。

        “三叉戟?哼,這都是老娘玩剩下的!”

        賽琳娜冷笑,接著雙眼爆射光束,那光束粗壯的像是兩列瘋狂行駛連蜘蛛俠都拉不住的火車。

        修奈澤爾聽聞女聲詫異的愣了一下,他是真沒想到敵人竟然還是個女玩家。但詫異馬上就變成了驚悚,該怎么說呢?跟安東尼奧和天啟混了那么長時間,他一身實力都耗費在變種能力上了,對于天秤座圣衣傳承的力量領悟不深。

        廬山百龍霸使不出來靠什么抵擋這致命的光束?好在桑優雅對水瓶座圣衣的傳承掌握不錯,一個閃身攔在光束前,同樣粗大的寒氣爆射而出死死頂住光束。

        轟轟轟的能量對撞,讓周遭海面翻騰其數十丈高的血浪,甚至都引起了遠處兩方大軍的關注。

        而就在此刻,一個巨大的身影張開碩大的骨翼降臨現場,正是魔王墨菲斯托!

  http://www.apfangsen.com/shu/29766/2661143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pfangsen.com。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com
缥缈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