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族 > 獨寵農門小嬌妻gl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地

第一百九十二章 地

        修仙界風起云涌,        變化萬千,原本勉強維持的修士與魔族平穩的對峙局面,近日來突然被打破了。



        一方面,是修仙界突然涌入了更多的魔族,這些魔族自東華群山之中走出,分散開來去各個僅存的修士勢力范圍外,        不分晝夜的強攻仙城的防御。



        雖然仙城的防御頗為牢靠,        卻也抵不住這些強大魔族持之以恒的攻擊,        眼看著仙城防御即將被攻破,        坐鎮的宗門修士以及仙城內的其他散修,        自然要出面對抗這些魔族,        分散他們的實力。



        而就在這種情況下,        走出仙城對抗的修士中,突然出現了不少叛徒,他們向自己的親戚朋友拔刀相向,        讓修士們措手不及,        損傷了大半,        他們臨死之前都沒想明白,        為何自己最親近的人會突然背叛他們。



        如此一來,原本平局的局面,徹底倒向了魔族一邊。



        另外一方面,雪上加霜的是,原本被修士視作最安穩之地的仙城和宗門內,也有不少修士和凡人突然叛變,        一開始只是偷襲,直到后來被眾人察覺,他們才露出了真面目。



        原來這些人早就被魔族殺死,而魔族頂替了他們的身份,不知道在仙城和宗門內隱藏了多久,此刻突然露出了兇殘的面目,片刻不停的在仙城和宗門內大肆殺戮。



        削減了修士一方勢力的同時,也讓其他人惶惑不已,因為他們根本分辨不出身邊的人,到底是原本的熟人,還是早就被魔族頂替了身份。



        人和人之間的信任被徹底打破,整座仙城和宗門內部開始崩塌,內憂加上外患,很短的時間內,就死傷了不少人。



        宗門掌門和長老們焦頭爛額,一邊對抗魔族,一邊思考分辨魔族的辦法,忙得不可開交,偏偏還想不到可行的辦法,一時之間,整個仙城和宗門內,都陷入了恐慌和不安之中。



        而就在此時,妖界突然派了人過來相助,自古以來,人族修士和妖界妖族就是勢不兩立的存在,死在妖獸和妖族手中的修士不知凡幾,而人族修士手上也流滿了妖獸和妖族的鮮血。



        若不是因為魔族的橫空出世,兩族會一如往昔繼續對立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而現如今,妖族和修士開始摒棄前嫌通力合作,逆轉了人族修士與魔族之間頹敗的局勢。



        而妖界派來相助的人中,除了實力強大的妖族之外,還有逍遙盟的諸多弟子。



        曾經,逍遙盟是一個隱秘的宗門,在修仙界雖然名氣不小,但因為與世隔絕,且行蹤詭秘,所以很少有人會提到他們。



        但是在幾十年前,東華群山魔界之門敞開之后,逍遙盟就出了兩次風頭。



        第一次,是逍遙盟被徹底滅門,據說逍遙盟群島都消失無蹤,然而逍遙盟的弟子卻幸存了不少,在尊主的帶領下逃離到了妖界之中,這曾經引起了修仙界的巨大輿論爭議,因為修士跟妖族勢不兩立,而逍遙盟進入妖界的地盤,無疑打了人族修士的臉面。



        第二次,則是逍遙盟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煉制出各種急缺的丹藥來,運送往各個幸存的仙城和宗門。



        在神木宗滅門慘案之后,逍遙盟就成為修仙界最大的丹藥供給處,據說逍遙盟幸存的修士,大半都是實力強大的煉丹師,這無疑讓修仙界如釋重負。



        原本,修士們還沒那么容易接受與妖界合作的局面,正因為有逍遙盟在其中牽線搭橋,才有了如今的合作互助關系。



        所以,修士們對躲在妖界的逍遙盟,也再無任何不滿,甚至覺得這才是最好的選擇,因為過去了幾十年,妖界依舊未被魔族入侵,逍遙盟眾人可以安心的煉丹,源源不斷給修仙界提供丹藥補給。



        更何況,此次逍遙盟的弟子也從妖界走出前來相助,他們還帶來了一大批的急缺丹藥,算是緩解了燃眉之急。



        不僅如此,他們還帶來了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那就是逍遙盟的副尊主,也就是曾經的五品煉丹師荊傲雪,已經煉制出了可以分辨出魔族的丹藥,這種丹藥名叫分魔丹,顧名思義,只要服下這種丹藥,就能辨別出魔族的魔息,揪出混入仙城之內的魔族。



        真可謂是瞌睡來了送枕頭,這分魔丹,才是如今修仙界最緊缺的東西。



        有了分魔丹,就可以瓦解魔族暗中的布置和陰謀,所以這丹藥倒是來的適逢其時。



        眾人心中感恩戴德,對逍遙盟弟子口中的副尊主荊傲雪,也頗有幾分好奇。



        他們之前只知道尊主沈綠曼,據說是個人妖混血,雖然是半妖,卻是個實力強大的半妖。



        從未聽說過副尊主的名頭,可對方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居然不聲不響的就創造了一種新的丹藥品種,而且可以說正好派的上用場,他們不由對荊傲雪也越發敬佩了。



        逍遙盟弟子帶來的丹藥還算充足,所以與逍遙盟弟子接洽的修士們,用靈石兌換了丹藥后,就立刻將丹藥分發了下去,讓這些服下分魔丹的弟子們,去仙城中查找魔族,將依舊隱藏在其中的魔族全部揪出來。



        在短短幾天時間內,內憂和外患就解決了大半。



        宗門和仙城忙不迭再次謝過,妖界眾人則馬不停蹄的趕往下一處仙城,足跡幾乎遍布整個修仙界。



        有了源源不斷的丹藥補給,修仙界的勢力上漲了一大截,再次與魔族對峙起來。



        東華群山內,魔魘手指間正捏著一顆分魔丹,喃喃道:“荊傲雪,的確是個厲害的人類。”



        她不懼怕,反而越發歡喜,因為對方越強,就越有可能打破仙靈鏡的禁錮,讓她有機會進入最大的一塊仙界碎片,乾坤界。



        洪澤大陸只是開胃菜而已,同時也是她的一塊試驗田,她已經收集到了足夠的信息,差不多是時候收手準備離開了。



        其他在洪澤大陸進化而來的強大魔族面面相覷,道:“大人,接下來該怎么辦?”



        魔魘道:“你們要殺掉盡可能多的修士,魔界不會忘記你們的功勞。”



        他們幾乎就是馬前卒了,在魔魘順利的離開洪澤大陸之后,他們的下場一定不怎么好。



        這些魔族互相吞噬進化了幾十年,已經擁有了足夠的智慧,所以明白了魔魘話中的深意,他們對魔魘所說的未來并沒有任何不滿,魔族在魔界之中龜縮了數不清的歲月,心中的仇恨不但沒有消除,反而越演越烈。



        他們能有機會被挑中,從魔界之中走出,且由著性子大鬧一場,已經是千載難逢的機遇了。



        要知道,他們原本就是魔界之中的底層,而修為更高的魔族,是沒辦法越過洪澤大陸開辟的小小魔界之門的,他們比修為更高的魔族幸運,已經在洪澤大陸生活了幾十年。



        更何況,情況未必就有那么糟糕,魔魘不會將這塊大陸都獻祭掉,他們還可以留在洪澤大陸上繼續逍遙。



        所以,他們樂得繼續聽從魔魘的指揮,在修仙界掀起更大的戰火。



        之前魔族與修士勉強達成平局,魔族只出動了一小半的力量,而修仙界的現存仙城,則使出了一半多的力量,所以總的來說,還是魔族實力更強。



        但是,還有妖界諸多大能還未出手,若是人族修士加上妖界妖族,就說不好誰勝誰負了。



        不過想那么多也沒什么用,還不如真正在戰場上見勝真章。



        魔族不再收斂實力,終于將八成的實力使出,源源不斷的強大魔族,從東華群山內不斷涌出,一**的朝著現存的仙城攻去,同時攻破了妖獸之森的防線,即將趕往妖界。



        妖界面臨如此巨大的威脅,再也坐不住了,在妖王的命令下,嚴防死守,并且主動攻入妖獸之森的邊緣地帶,與魔族面對面硬攻。



        戰局再次發生逆轉,荊傲雪每日聽著部下的匯報,皺眉喃喃道:“不能繼續這樣下去,東華群山那邊的魔界之門,是我們面臨的最大威脅。”



        修仙界不論是人族修士,還是妖界妖族,要想出現更多的戰斗力,就只能靠生育,偏偏光生育還不夠,還需要培養成材,而一個勉強能戰的筑基期修士,至少需要培養二三十年。



        他們沒有那么多的人手補給了。



        而魔族則不同,低階的魔族源源不斷的從魔界之中走出,僅靠吞噬尸體就能夠變強。



        若是再繼續這樣下去,人族修士和妖界妖族,最終必然會落入下風。



        所以,他們必須先關閉魔界之門,讓魔族也后繼無人才行。



        其實這個想法,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有人提出過,但是東華群山之前盤踞了數不勝數的強大魔族,再多的修士潛入其中,最終也難逃一死,他們根本無法順利通過魔族的防御。



        而現在形勢不同了,修仙界突然出現這么多的魔族,只能是東華群山隱藏的力量。



        而這些勢力在修仙界興風作浪,那東華群山的防備力量必然有所削弱,這就是他們的機會!



        荊傲雪眼神明亮,對沈綠曼說道:“我們要想辦法召集強者,去關閉東華群山的魔界之門!”



        沈綠曼也想關閉魔界之門,只不過此事有些不對勁,她遲疑道:“你有沒有想過,魔族突然從東華群山之中涌出,是因為什么?若我是魔族那邊的人,完全可以跟洪澤大陸硬耗下去,終有一日魔族可以將修士們和妖族們趕盡殺絕,他們完全可以等下去坐等成功,為何要突然從東華群山之中走出,專門給我們留一個空子呢?”



        荊傲雪抿唇,道:“你所說的我也想過,能夠指揮魔族行動的,就只有魔族十三首領魔魘,所以這是對方設下的一個圈套,我們跟魔魘打了這么多年的交道,很清楚她無利不起早的性子,對方必然有所圖謀,而且是明謀,因為我們根本無法拒絕這個誘.惑。”



        “既然我們會想到潛入東華群山,去關閉魔界之門,那修仙界的那些大能們,必然也能想到這個辦法,如今魔魘請君入甕,還許以利誘,我們是不得不闖入這龍潭虎穴了。”



        這就是魔魘的厲害之處,荊傲雪早就深有體會。



        她很清楚魔魘這么做,一定另有圖謀,她也隱約可以猜到對方的目的,但是她不明白,對方要如何達成這個目標。



        此事還有很多的疑點,她打算親自去弄清楚。



        她對沈綠曼說道:“你將消息傳達下去,就說我要宴請諸位修仙界大能,請他們到御獸宗所在仙城內一聚,共商關閉東華群山魔界之門的辦法。”



        沈綠曼是逍遙盟尊主,以她的身份地位,加上荊傲雪如今在洪澤大陸的聲勢,一定可以吸引一大批的高階修士前來一聚。



        果不其然,在沈綠曼將這個命令傳達下去之后,多個幸存的仙城和宗門紛紛響應,在不到一個月的功夫,就發來了傳訊,約定好了在下個月初,御獸宗宗門外的仙城商談要事。



        時間緊迫,荊傲雪在這段時間里并沒有閑著,她竭盡所能的煉制高階丹藥作為補給,不論這些大能修士是否前來參加這次會議,她都會吩咐逍遙盟的弟子,送上可以在短時間內提升修為的丹藥。



        以她出竅后期的修為,加上青木鼎內數不勝數的靈草,最終煉制出來的丹藥,對元嬰后期的頂尖修士都有奇效。



        時間,在她閉關煉丹中快速流逝。



        等到月底時分,她就出關,將自己煉制的一部分丹藥,轉交給了逍遙盟的弟子,讓他們啟程,將這些丹藥送給仙城和宗門內的大能修士,以表示她的誠意。



        她自己則和沈綠曼一起,出發前往御獸宗所在的仙城。



        時隔多日不見,這座仙城看上去比初見時敗落了許多,好在城門上的防御還在,魔族還未真正踏上這一片幸存的領地。



        這里是距離東華群山最近的地方,荊傲雪打算商議之后,不論結果如何,都要闖入東華群山關閉魔界之門,這里的地理位置正好方便了她之后的行事。



        她和沈綠曼憑借令牌進入城門處,有守衛在此檢查,他們實力都不算弱,也都服下了分魔丹,能夠清晰地辨認出隱藏身份的魔族,將其斬殺在仙城防御之外。



        守衛在檢查出她們不是魔族后,才開始對接身份令牌。



        在意識到眼前的人,就是煉制出分魔丹的丹修大能荊傲雪時,守衛眼中閃過了驚喜和崇敬。



        他的態度和善了不少,一改之前的冷若冰霜,笑著將荊傲雪迎了進去。



        荊傲雪含笑點頭,和沈綠曼攜手進入仙城內部。



        她們出發的時間不算早,不過因為荊傲雪可以瞬移,所以路上沒浪費多少時間,在抵達仙城后,反倒是御獸宗此次迎接的貴客之中,排在前列的,還有很多說是要來的大能修士還未抵達,這處專門隔開的貴客住所,只有幾個來客,看上去空落落的。



        荊傲雪上一次進入御獸宗時,并沒有隱瞞自己的身份,所以剛在住所休息沒多久,御獸宗掌門萬誠志,以及幾個修為精深的長老就主動上門來拜訪了。



        萬誠志看上去蒼老了不少,他看著荊傲雪,嘆息道:“果然是前輩您啊,我之前就在想,整個洪澤大陸上,再沒有第二個荊傲雪,能有您這樣強大的本事了。”



        荊傲雪笑著道:“多日不見,萬掌門的實力又精進了不少。”



        萬誠志道:“這都多虧了前輩臨行前贈與的丹藥,我服下丹藥后就閉關進階,幸好魔族并未傾巢而出,依舊有所保留,才讓我有了喘息之日,并且順利進階。”



        荊傲雪也察覺到了他修為上的變化,只是按理說修為越高,外在表現就越顯年輕。



        然而萬誠志明顯不是這樣的,就連他身邊的幾個長老也是面露老態,看上去很是憔悴疲憊。



        荊傲雪轉念一想,之前魔族并未使出全力,所以御獸宗還有一敵之力。



        但是不久之前,數不勝數的強大魔族,就從東華群山內傾巢而出,御獸宗作為最靠近東華群山的幸存宗門,受到的沖擊自然也是最大的。



        萬誠志作為御獸宗的掌門,可謂是整個宗門以及現成的主心骨,自然要做出表率。



        跟魔族對決并非易事,想來萬誠志近日來的日子也不怎么好過。



        荊傲雪從儲物手鐲中取出一個瓷瓶來,到:“萬掌門一心為了宗門和仙城著想,為了對抗魔族嘔心瀝血,這是我煉制的回元丹,對元嬰期修士有奇效,你帶回去服下,一來可以補充你近日來損耗的真元,二來,說不得還能將修為進一步精進。”



        萬誠志早就親身體驗過荊傲雪煉制的丹藥,很清楚這些丹藥的藥效。



        與修仙界的其他大能修士不同,御獸宗的長老們,以及仙城內的散修大能,都是清楚地知道荊傲雪并不單單只是煉丹師,更是一個實力超過元嬰期的強大修士,論起實力修為,荊傲雪堪稱洪澤大陸第一。



        對方的修為肯定在元嬰期以上,自然可以煉制出更高水平的丹藥,且對修士的身體危害極小。



        他感恩戴德的接過瓷瓶,沒有著急立刻回去閉關,而是商議起東華群山的會議來。



        萬誠志曾經也想過關閉東華群山的魔界之門,這才是最好的斷絕魔族源頭的辦法,只可惜曾經洪澤大陸匯集了幾次人手,甚至有一次集結了洪澤大陸大半的劍修闖入其中,最終卻無一人生還歸來。



        久而久之下來,眾人都知道東華群山危險重重,即便明知道要毀掉魔界之門,偏偏他們沒有足夠的力量,只能消極的抵抗魔族。



        而且,他們不敢將實情告訴宗門內的低階弟子,以及在仙城內的普通凡人,免得他們知道了心生不安,讓魔族有機可趁。



        時至今日,大眾還不知道東華群山魔界之門的消息。



        荊傲雪也不打算將其公之于眾,因為沒有必要,真正能對抗強大魔族的,只有強大的修士和妖族。



        說來也巧,幻影靈貓曾經為了救回九尾靈狐,進入了一個空間裂縫之中,而當它從空間裂縫中走出的時候,恰好救落在了東華群山之內。



        幻影靈貓當即在東華群山內轉了一圈,將那里的地質地形了然于心。



        甚至于,在魔魘還未開啟魔界之門時,幻影靈貓就已經察覺到東華群山內不對勁的地方。



        只是她們當時沒有多想,不過即便如此也足夠了,因為幻影靈貓至今還清晰的記得東華群山深處的地形圖,而九尾靈狐已經分析猜測出魔界之門的坐落之處。



        現在最大的麻煩,就是突破東華群山內殘存的魔族勢力,以及最后面對罪魁禍首魔魘。



        荊傲雪將她掌握的情況告知了萬誠志及幾位長老,他們激動地再也坐不住了,原本他們心里已經沒報什么希望了,卻沒想到可以柳暗花明,荊傲雪再一次掌握了極為可靠地情報,讓他們不必像沒頭蒼蠅一樣,在危險的東華群山深處亂轉悠。



        這是天大的好消息,萬誠志原本已經存了死志,可荊傲雪的一席話讓他看到了活下去的可能。



        他裂開嘴哈哈大笑,長老們也喜形于色,紛紛感激了荊傲雪帶來的這個好消息。



        他們心中有了信心,告別荊傲雪之后,就紛紛服下丹藥閉關,為之后進入東華群山養精蓄銳。



  http://www.apfangsen.com/shu/28920/2660793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apfangsen.com。小說族手機版閱讀網址:m.xiaoshuozu.com
缥缈小说网